【HR丛谈】02-国企改革中如何做好员工持股

    |     2016年3月30日   |   刘韬视点, 国企改革, 群英   |     |    3126

小编按语:主持栏目更名了!从“丛”的简体字象形来看,似有两人一席谈之意,因此【HR二人谈】正式更名为 新人资【HR丛谈】,邀请资深管理咨询顾问刘韬先生和我们交流。刘先生曾为《经济参考报》“人力资源管理手记”专栏作家,咨询服务大型央企、地方国企、民企客户无数,在人力资源、组织领域有很深的造诣和理解。

 

新人资:财政部、科技部、国资委在上月底联合印发了《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暂行办法》,决定从2016年3月1日起,将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试点政策推向全国。同时,截至目前除西藏、新疆、云南、贵州等少数省(区)外,其他省(市、区)均已明确出台了国企改革方案,也意味着国企员工持股正在或即将从中央到地方国企中展开。之前,国企改革基本上还是处在“雷声大、雨点小”的造势阶段,“两会”期间,国资委肖主任也发了“不改革则出清”的狠话,员工持股作为实现企业混合所有制的一种重要形式,《办法》的施行是否意味着国企改革已经全面“提速”?

刘韬:从去年到今年,我参加了不少国企的战略设计与“十三五”规划编制,员工持股均纳入了规划,这也说明,员工持股是非常受到国企干部职工的欢迎的,也是国企员工分享改革红利的重要方式,让改革的支持者能够得到改革收益,这是改革必须付出的成本,但也要尽力避免过去国企改革中发生的教训。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探索“社会主义共有制”到实行管理层收购(MBO),国企改革的步伐非常大,从经济效果来看,改革是非常成功的,我现在咨询的不少民营企业客户,实际就是当时的国有企业改制而成的,他们已经发展壮大非常成功,如果仍然是国企的体制机制,我想可能达不到今天的成就,但不可否认,由于缺乏阳光操作、过程监督和公开的市场化交易,一些企业在改制过程中产生的国有资产流失的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

新人资:当时在国企改革中是如何操作员工持股的?

刘韬:随着上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社会上有一种深化改革、解放思想的好氛围,“胆子要大一些,步子要迈得更大一些”,当时员工持股主要有两种形式,刚开始主要是一种全员持股的方式,当时的资本市场其实就是面向国有企业脱困(民营企业除了“借壳”没有上市机会),许多企业为了上市均进行了全员持股的股份制改造,基本按股票面额低价取得原始股,这种“职工股”上市后增值数十、百倍,这种全员持股,不改变国有控股地位,经营机制尽管有所改善,但仍然不够灵活,后来就又产生了一种新的形式——管理层收购(MBO),这种形式改变了国有控股地位,从而实现了企业经营机制的全面变革。应该说,两种形式都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现象,不同就在于第一种形式是多数人受益,后一种是少数人受益;前一种方式机制没有根本性转变,后一种方式实现经营机制的全面转变。正是因为产生了严重的国有资产流失形象,尤其是“郎顾之争”之后,这两种形式基本上都停了下来。总体而言,当时的国企改革成就不容否定,这十多年来中国经济能取得惊人的经济成就,当年的改革功不可没。

新人资:过去在推动员工持股中有成功有失败,那您认为当前推行员工持股要注意什么?

刘韬:我给国企做过薪酬项目,也给民企做过薪酬项目,国企的关注点主要在于如何涨工资(尽管国资委有薪酬总额管控),民企的关注点是再分配、如何强化激励机制,不用我说,大家必然知道这背后的逻辑。鉴于员工持股所带来的财富效应巨大,如果不规范,必然带来自利行为,其实就算不自利,企业改革者也担心外界会众说纷纭,这也是为什么员工持股迟迟没有大的动作的原因。对于员工持股,我首先认为企业上市以后再进行员工持股比较好,在上市前,企业价值不好体现,上市后企业价值有了定价机制,这样进行股权激励不会有任何争议。企业没有上市,也不能简单基于企业净资产作为依据,而应该考虑企业估值等因素。

其次,国企资产的增值究竟谁来分享。当前员工持股的来源主要的说法就是存量部分资产保持,将增量部分资产作为员工持股来源,问题是这些增量资产究竟是员工创造带来的,还是国企的原有资本带来的,还有由管理、技术创新等因素带来的。从剩余价值学说来说,这些就是员工所创造的,应该由员工分享,事实如何呢?我给一个国企做过项目,这家国企是一家农场转型的,拥有大量的土地资源,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他们的工作就是卖地或参股交由房地产公司开发,因此企业利润颇丰,每年资产增值很大,企业本身没有多少事情,但却养了大量闲人,问题来了,员工说,企业创造了这么高的利润,都是我们员工的工作带来的,理应给我们更高的报酬,我直接告诉员工,这么高的利润,只有一部分是员工创造的,另一部分是企业的资产创造的,员工创造的价值,现有的工资足以支付,如果不信,如果市场化用人,工资可以比现在低很多很多。我想大家来说,把这些增量再让这些员工持股分享,合理不合理?公平不公平?

新人资:您说得确实是这个理啊,从您这样来说,国企资产的增量确实不是或不完全是员工所创造的。不过,在科技型企业员工创造的价值应该还是很高的。

刘韬:就是。这也是国家目前对科技型企业展开实施员工持股的原因,在科技型企业,技术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它比物质资本更加“稀缺”与重要,人力资本作为技术的重要载体,他具有能动性,又具有流动性,因此,进行股权激励分享企业剩余索取权是一种重要的制度安排,但这一定只能面向人力资本承载者,不能成为一项福利安排,否则也是一种国有资产流失。

新人资:您说企业上市以后再进行股权激励比较好,但从目前的资本市场来看,还承载不了如此多国企的上市,而国企改革又“箭在弦上”,对于非上市企业,您觉得如何安排好?

刘韬:简单来说,我认为就是增量资产的定价与分配问题,由于企业没有上市,大多数企业都是按照净资产定价,大家买过股票都知道,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企业,市净率差异甚大,对成长型企业来说,按净资产定价是严重低估了企业价值,要结合其他方法进行合理估值,并将现有同类同业上市公司市值作为比较因素。再就是分配问题,我前面说过,分配之前应该理清这些增量究竟是谁创造的?只有在支付给员工的工资报酬不足于酬报员工为企业所创造价值的时候,这种剩余可由员工来分享,如果不是,还不能完全由员工分享,那么由谁来分享?

曾经国企改革推行员工持股是内部人受益,我认为当前的国企改革应该要实现人人受益,让人人都能分享改革的红利。国企的本质是什么,国企不是该企业职工所有的,他是国家与地方所有,最终应该由国家、地方的人民所有,因此,具体实现方式可以是:体现员工创造价值的增量分配给企业激励对象,其他增量部分由中央或地方社保基金持有或由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代持最终充实到社保基金中,而这一部分收益充实到社保基金,并主要用以提高社保平均线下的之下人群,从而实现社会的更加公平公正,这才真正体现社会主义的本质

新人资:谢谢您!但愿您的建议能够成为现实,这样即使我们站在国企外面,也是非常支持在国企改革中实施员工持股。国企改革中热点焦点很多,包括员工持股方面就还有许多话题,下次邀请您继续交流这些话题。也欢迎网友提出你们所感兴趣的话题。具体可在评论或在网站联系我们中提出。谢谢!

新人资原创,转载请保持原文完整并注明来源或联系我们获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