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焦点丛谈】04-不作恶与企业底线管理

    |     2016年5月6日   |   刘韬视点, 群英   |     |    1543

小编按:“则西事件”持续发酵,企业如何能够做到不作恶、坚持底线管理,本期【HR焦点丛谈】继续邀请资深管理咨询顾问刘韬先生和我们交流。刘先生历任数家管理咨询机构首席管理顾问、合伙人等,咨询服务众多大型央企、地方国企、民企客户,在企业管理咨询领域有很深的造诣和理解。

不是市场出了问题

新人资:“魏则西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也带来诸多反思,有人痛斥丑恶的百度、喝人血吃人肉的“莆田系”……,有人反思医疗体制改革,如果要要“问责”,您认为是哪些方面存在问题?

刘韬:在管理咨询中,我经常教导我的咨询团队成员在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时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去芜存菁、找到树根连根拔起,避免泼洗澡水连婴儿一同泼掉。这一事件表面上是百度、“莆田系”的问题,说市场化改革出了问题就如同本来洗澡水脏了你却说婴儿也脏了,我认为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监管、垄断。

新人资:您是何以理解的?

刘韬:当然,我们讨论的话题是针对企业如何做到不作恶,因此对于监管、垄断的问题也不过多展开来说。这首先反映出我们监管存在问题,其实任何明白人都能象我一样能看出来,我们的监管层往往是出现了重大问题后才想到亡羊补牢(还好,总比不补还是强些的),缺乏即时性、预测性,不能事前监管、事中监管。其次是垄断,这个是一般人不会注意的,现有的体制原因使公立医院垄断了优质医疗资源与人才、逼走了谷歌形成百度的垄断。

不只是百度、“莆田系”、武警二院

新人资:但愿习总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能够解决您上面所说的根本性问题。最近韩国发生了“加湿器杀菌剂致死事件”您认为也是监管的问题?

刘韬:我也了解到这一事件,该事件受害者数量逾1500人,其中包括200多人死亡,可谓是非常惨重的事件。我对韩国的政府监管体制不了解,但我认为这主要是企业的原因,应对这家企业相关人员追求刑责。从案例来看,作恶的企业真是不孤单,国外有大众、国内有三鹿等。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作为市场经济主体,尤其在一些消费者处于弱势地位情况下,利用信息不对称优势,弄虚作假,片面追求利益最大化,但只要有独立公正的监管以及消费者认识水平提高,让作恶者付出代价,作恶行为自然就能受到约束。

不要只谈企业伦理、社会责任

新人资:“魏则西”去世这一事件让人觉得悲哀,但如果说能够让企业重视企业伦理、社会责任,也算是魏则西留给我们的历史性贡献。

刘韬:我们经常听到官方要求,企业不仅要重视经济效益,还要重视社会效益。在这一事件上,一些媒体也指出“魏则西之死”拷问企业伦理。但企业作为一个经济实体与组织,仅凭我们号召就重视企业伦理、社会责任只能说too young, too simple。百度每年也发布社会责任报告,国有企业把不解聘自己的员工都能说成履行了社会责任(民营企业解聘员工难道就没有社会责任了?)……,我们消费者对于他们是否履行社会责任、践行企业伦理是有一杆秤的。不过,有一些行业由于信息不对称,消费者又是很难评价的,甚至如同被人贩子拐了还帮他数钱,如果再缺乏监管加上垄断,那就真的只能靠这些企业的道德水平了。因此,加强监管、破除垄断是根本。我们目前在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有法律规定的要按照法律规定给予处罚;没有法律规定的,要加强立法完善有关法律法规。

不作恶如何成为企业行动

新人资: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企业只要作恶,一时可能会得到较大利益,但最终会付出代价,因此,需要让不作恶成为企业行动。

刘韬:不作恶应该成为企业的底线,如何将不作恶成为企业行动,企业就应该做好底线管理。如何做好底线管理,首先是建立不作恶的价值观,谷歌为了其“不作恶”理念宁愿放弃经济利益退出中国。其次是企业规章制度与奖惩措施,让不作恶成为红线、高压线。这两者相互依存相互联系,价值观是核心、是原则,规章制定是价值观的具体化、是规则,规则明确规定了的,按规章制度要求行为并进行奖惩。企业有时很难穷尽所有的规则,当规则没有明确规定的,让员工按原则行事。对正确履行价值观的给予表彰鼓励,对违背价值观的,给予处罚。如此这般,企业上下就能知道,什么行为可为,什么行为不可为,底线就真正成为不可逾越的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