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I考核:毁掉公司与产品的罪魁祸首?

    |     2016年5月31日   |   新知   |     |    1951

KPI,到底是帮公司提升了效率和执行力,还是毁掉产品的罪魁祸首?

在莆田系事件持续发酵后,百度成为众矢之的。李彦宏亲自发信,指出公司从管理层到员工对短期KPI的追逐,使百度的价值观被挤压变形,并向全员强调,如果失去了用户的支持,失去了对价值观的坚守,百度离破产就真的只有30天!

这里的KPI关键绩效指标,在老板们看来,这是一个神器,可在员工们看来,这可能正在损害用户利益的毒药。

例如某些单一考核指标,如PV浏览量。从别的产品把流量导过来,或者可以用户故意制造个麻烦,让他夺走两步路径,增加浏览量,弄虚作假。

圈子共鸣

1.我们的kpi很奇葩,有一组数据要求产品版本的更新率, 好几次我都让开发故意弄几个错误,然后告诉我,我再submit去更改。

2.对于技术人员来说,全年评一次kpi的绩效考核就是扯淡,一个季度评一次也挺扯,想把我们脑力劳动者用数据量化管理起来,太扯!

3.我们公司上任了一个奇葩女主管之后突然宣布实施KPI,每月实际收入的3/4与KPI结果挂钩,他们最爱给人打59分(60分以下一分钱都拿不到,差不多损失3、4千吧每月)。半年内被她管理的这个岗位的职员陆续走光。

4.某视频网站考核方式是点击量,结果这个部门的主要精力都花在如何用工具把量做上去,给视频导量,没有人去关心内容。

5.我觉得 KPI 打分制度有两个作用:打击某些员工的狂妄气焰,让数据说话,别只吹牛;另外就是优胜劣汰员工,做得好的给钱或鼓励,做得不好的爱干嘛干嘛去。

KPI

关键绩效指标(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是一项数据化管理的工具,因为是数据,所以是客观、可衡量的绩效指标。

什么样的数据可以用于KPI?

用户量、日活、月活、付费转化率、利润、复合增长率

KPI与评级挂钩,而后台实际挂钩的是奖金 。KPI挂钩都是评级,现在基本上就是优、良、中、差,经常有些公司分为五个等级,有些公司分为三个等级,你完不成的话,它就给你一个良,基本算是认可。如果给你差的话,就是让你走,一开始给你设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评级挂钩的是奖金都不一样。比如说你完成了S,那可能就是1.5倍工资,A级可能就是1倍, B级可能就是0.3,B+就是0.7。这个月工资会发你,但这一季度的奖金就会很低。

Kpi是这样毁掉产品的

1、某游戏网站。一开始老板亲自游戏,产品数据上升很快,但后来老板不亲自管了,就给网站定KPI。KPI是网站的独立访客数,每年翻一番。一开始员工很有信心,但很快就发现没办法完成,为了奖金,员工做了一些游戏工具让网站页面导量。

2、某工具团队, KPI数据造假,搞出了500万日活的业绩,其中造300万的假。完成目标,达到S级后,老板又下了新的KPI,继续翻倍。很多员工拿到奖金后,选择了离职,因为继续造假,对于职业发展一点好处都没有。

3、某社交网站,KPI定为广告客户的下载量。所以用户遭遇到的就是,玩十分钟不小心不小心安了五个游戏,下不完还不能暂停,根本找不到地方。最后,用户大面积流失。

不要KPI,行吗?

虽然一直在吐槽KPI,但没有KPI,公司可能会更糟。

战略的贯彻,公司CEO不可能天天考察每一个基层员工他做的事情,怎么保证大家能在CEO的思路上齐头并进呢?需要把战略分解成计划,附着于KPI上。比如,淘宝要成为全国最好一个电商网站,需要有大量的用户,大量的商家, KPI就是一部分人去拉人,一部分人去拉商家。其次,人是有惰性的,要保证他所做的事情与公司战略相符,如果到最后没有一个结果的话,你说你很努力,你很勤奋,那靠什么来说明。

个人觉得kpi存在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上司-领导是懂技术的,如果懂技术就不会用数据去约束你,可现在大部分中层都不懂技术啊,门外汉管理,只能用数据。

要是没有kpi,公司里要按什么标准给大家发工资呢?入司年限?和老板关系好坏?其实,kpi整体上还是公平的,是能最大发挥作用的激励制度

现在很多大公司都不玩KPI?

小米公司在创立初期,没有明确的KPI任务,但很多事情老板身体力行,比如员工要和米粉交朋友。雷军都在这样做,你能不做吗?没有监督人员协同经理、主管要求你必须怎么做,不能怎么做,但融入其中,你就会这样做。

不过据内部人士透露,随着规模的扩大,小米有了KPI、OKR。

阿里巴巴 KPI考核:50%业绩+50%价值观,前者是你的工作结果,后者是你工作的态度。KPI压力很大,jack 马最喜欢说“double”,意思是去年做20亿,那么今年业绩就是做40亿。阿里的厉害之处在于这些数据会渗透到和普通员工息息相关,年终多几个月的工资、团队里有几个人升职,都靠KPI。

微信KPI数据——总的注册和活跃、国际化,游戏、支付、公众平台在国内的商业化,硬件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