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资本错配影响到中国全要素生产率提升

    |     2016年4月21日   |   新知   |     |    2130

人力资本配置结构对经济增长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经济体如果未能配置好其拥有的人力资源,那么即便具备较高的人力资本水平,经济增长绩效也会乏善可陈。如果人力资本按照劳动生产率的高低在部门、行业和地区之间合理配置,那么经济绩效就会大为不同。芝加哥大学谢长泰教授探讨了美国人才配置情况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发现美国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才配置效率的改善。

那么,中国人力资本的配置情况又是怎样的?从2014年分行业就业人员的受教育程度构成来看,农林牧渔就业人员中,大学专科及以上人员仅有0.88%;制造业就业人员中,大学专科及以上人员仅占14.6%;房地产就业人员中,大学专科及以上人员占比34.3%;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就业人员中,大学专科及以上人员占比40.6%;金融业就业人员中,大学专科及以上人员的比重高达60.3%;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就业人员中,大学专科及以上人员的比重高达64.7%。可见,作为国民经济基础的农林牧渔业和制造业,整体人力资本水平远远低于垄断性行业、金融业和公务部门。

就财富创造而言,垄断行业的高额利润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垄断租金,公务部门自身不参与生产活动,属于分利部门。既如此,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优质人力资本沉淀在这些部门,而农林牧渔和制造业高层次人才的比例却如此偏低?原因也许在于当前的收入分配状况。直观地说,人往高处走,行业间的相对报酬差异是导致高层次人才堆积在特定部门的一大诱因。例如,金融业的平均工资水平是制造业的23倍。在此情境下,一些研究生宁愿去银行从事数钞票的工作,也不愿去从事实业。固然,金融业对人力资本的要求相对较高,但也并非所有岗位都这样。从实证结果来看,中国若能消除资源错配问题,全要素生产率将能提升。可见,资源错配带来的损失是很大的。

一言以蔽之,对于人力资本,我们不能重积累轻配置,而需双管齐下,在加快积累的同时也要不断优化配置,以提升效率、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经济迈向中高端水平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