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磊:看好人力资源亿万市场

    |     2016年10月31日   |   群英   |     |    800

“智能人力资本运营商”——刚开始聊天,张朝磊就抛出了一个上迅人力专业化的定位,我们今年能够成长为营收过亿的公司,未来三年内能够成为过百亿估值的人力资源互联网公司。

其实在见张朝磊之前,一直认为他应该是属于老成谋国的年纪,因为在介绍资料中形容他“专注在机器人、工业4.0、人力资源等领域15年,上迅集团董事长,云海桥孵化基金创始合伙人,投资了三个爸爸、U味儿、云海桥等多个明星项目。”不过实际上他才三十多岁,说话也是连续不断高速传出,像刚创业的大学生一样激情昂然。

“别人说连续创业,是多个项目,而我自己创业、孵化包括投资的公司所在行业都超过10个了,五笔输入法、网络游戏、搜索引擎、移动医疗、智能硬件……”张朝磊细数着他这15年来的每个项目所在的行业。

与一长串创业项目相匹配的是一长串的投资机构:红杉资本、IDG、英菲尼迪(以色列)、长石资本、黑马基金等都出现在他创业项目的投资方名单上,他个人还曾参与国家863计划项目的研发,拥有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4项。

而这次,张朝磊想要在人力资源领域刷出新的存在感——上迅人力,从年初开始,创始团队已经陆续投入2000万到这个“新”项目中,公司发展到50多人,目前已经推出第一代智能薪酬产品,截止10月份已获得数千万营收。

在人工智能爆发之前,人力资源产业会迎来万亿市场

既是投资人,又是连续创业者,张朝磊对未来发展趋势,不同行业之间的价值暗线有自己的理解。他把创业项目按时间发展周期分为了三类,互联网项目、人工智能项目和人力资源项目,而如今他集中精力进行人力资源项目布局,将互联网项目和人工智能项目交由团队其他人员去运营。

“为什么不做互联网项目?”

“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现在互联网连接的红利已经非常稀薄,现在到了价值回归线下的时候,是典型的快速增量市场转型为存量市场。增量市场的特点是有很多高低维创业产生错位竞争的机会,导致有快速爆发式增长的机会;那在存量经济市场的时候,除非能够真正能推动行业发展,否则很难获得长期增长。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都在做线下渗透,例如马云购买KFC,也是去完善线下应用场景,这是未来的趋势。”

“为什么不做人工智能项目?”

“其实我现在创业的有三家人工智能方面的公司,分别是智能农业、智能餐饮和人工智能机器人三个方向,这是我未来商业生态的一部分。事实上我认为,虚拟产业经济,像VR/AR,未来会有高速发展,不过还需要5~8年,甚至更长的成熟期,在成熟期到来之后,在虚拟经济产生新的GDP概念、在所有条件都达到之后,就可以脱离现在的物理场景,在虚拟世界就可以完成现实世界完全一样的体验。这是讲的很远的未来,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将是工具、内容等各方面准备逐渐成熟。”

“为什么是人力资源项目?”

“在虚拟化经济GDP占主导地位到来之前,还是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生产关系的结构体,不管多互联网化,劳动者是最主要的生产力工具。连接劳动者在非常长的一段时期内我认为会释放非常大的价值,因为每个企业在早、中、成熟期主要解决就是人和人的关系,都离不开人的创造,我认为未来十年,做人与人关系是最伟大的生意,除非机器人时代到来。”

“说起来也是巧合,今年年初遇到了现在的合伙人——同济人力资源集团董事长巩姗姗,接触到了自己之前并不了解的行业——传统人力资源外包业务‘BPO业务’。”张朝磊表示,这是极具特征的行业:1、是地域性业务,对当地的人力资源政策要有相当的了解,这是有壁垒的;2、同时要经营当地的线下政府关系,以及大客户的关系,这个维护是长期的,使得业务模式较重,没有办法快速复制、扩展到其他地区。

“以上两个原因使得这个行业变成分散化、地区性,可能会有高回报,但是又非常不稳定的一种业态,”张朝磊笑着说,“可是我发现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可以抽取出来无形化和标准化,并且快速形成一个线上的产品,跟线下服务进行组合,快速开展全国性的业务,这是之前线下人力资源公司没有去做的事情,并且在这个行业里没有优秀的互联网团队去收割这个市场,我认为现在是有一个很好地机会期。”

说是巧合,其实上迅在人力资源方面已经做了不少积累,上迅起源于2008年南昌同济人力资源集团,在人力资源领域多年的基层信息数据沉淀和薪酬管理的创新探索;在2014年,张朝磊在自己企业内部就已经孵化了一个人力资源SaaS产品“玩具”,用来满足企业内部人力资源需求,之后又扩散到投资的企业。

“我和合伙人都耕耘人力资源市场多年,一致认为独立的SaaS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去爆发、成熟,线下业务又遇到全国性扩张的难题,而把这两个业务结合之后能形成新的竞争格局。对传统人力资源公司来说,是以高维打低维的姿态,可以通过免费的SaaS去渗透到企业,成为数据的抓取器;线下业务又能提供纯SaaS公司不能提供的服务落地支撑,这样能很好使得客户满意度更高。”

除了人力资源行业的服务优化,张朝磊还从企业发展形势补充了理由,他举例,周鸿祎把360拆分成十几个小公司小团队,达晨创投肖冰也在用创业的方式管理基金,把一个大基金下面设立很多子基金,让之前的投资总监去成为子基金的老大,专注投一个行业。

“其实都是在做组织重构,这是未来,不小型化没有办法去跟新型组织竞争,因为掉头很慢,这样的趋势导致所有的公司都想把自己做轻,做轻一定要把标准化的工作流程甩出去,变成外包,外包在欧美非常流行,而且他们的生意非常稳定,就在于此。中国的商业社会也进化到了这样的发展阶段,需要有一批优质的、专业的、对服务有理解的第三方公司出现,这才是B2B被投资热捧的主要原因。”

有报道称,人力资源的服务产业在2020年能达到2万亿。“我认为可能不止2万亿,因为还有很多长尾的、渗透的领域没有被计算在内。”如今,张朝磊将之前创办、投资的公司都交由团队去经营,专注上迅人力事业拓展,等待万亿市场的爆发。

以智能薪酬为切入点,逐点打透人力资源市场

“智能人力资本运营商”是张朝磊设计的上迅人力终极目标,通过人工智能全程优化人力资源配置。薪酬,是上迅尝试切入人力资源线上部分的切入点,目前已经发布第一代智能薪酬产品,包括员工档案采集、薪酬设计、发工资、福利以及人员激励整个过程形成的闭环。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化薪酬服务是1.0模式,那么人工智能支撑的智能化平台则将薪酬管理推至2.0时代。在智能薪酬系统输入公司状况、人员配置、业务发展等基本信息,经由人工智能模型测算,即可输出基本的薪酬方案,最后再由专业人士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微调。

“线上部分我们非常聚焦,希望通过一个点一个点去打透市场,现在完全聚焦在薪酬优化。我们的薪酬管理并不停留在互联网取代人工的一站式服务这一层面,而是把人工智能和薪酬优化进行了深度结合,并且把线下可标准化的部分变成了标准化的产品,跟线下服务、线上SaaS进行了结合,目前70%是人工智能输出的结果。”张朝磊表示。

人力资源行业还是有一定的门槛,线上线下的交集和融和其实非常复杂,张朝磊认为,上迅还没有达到最理想的运转效率。人工智能模型还需要更多的企业样本模型去完善;线下服务的过程还有相当部分的效率提升空间,一个服务小组能够服务现在两三倍的客户;政府政策在养老、医疗等方面也是不断调整,但是调整也是沿着趋势去调整,未来趋势也可以被算法化。

为保障线下服务质量,上迅把服务进行拆分解构,部分标准化,同时通过软件和一定量的人工干预,使得整个服务流程都是在线上化流转,即数据线上化,使得整个服务流程质量可控。同时,上迅已经在近10个核心城市建立了直营点,同时引入一些儿符合标准和要求的外部线下服务商来作为服务提供方。

目前,上迅已经覆盖信息技术、金融、消费、汽车等诸多行业3000多家合作伙伴,其中包括广发银行、浦发银行、华为、三星、中国移动、宝马等。

“未来两三年我认为是价值回归的时代,融资、GDP新的增长点都需要去提升和找到,在市场渗透率达到我们认为的理想值,即20%左右,那个时点会迎来一个真正的爆发期。”张朝磊认为上迅就是在市场低迷期进行埋伏的选手。

而这个过程中,市场是动态变化的,上迅也在不断进行调整,虽然有自我造血能力,上迅仍然在寻求跟优秀资本的合作,引入更多元的资源;由于涉及到人力资源、金融、财务、法务等多领域交集,团队张力是未来最大的挑战,更多复合型人才也是必不可少。

“性感的创业者,感性的投资人”是朋友们对张朝磊的评价,如今这位“性感的创业者”又一次开始沿着自己商业生态中新的三年目标一路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