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工作,办公室工作已死?

    |     2016年7月31日   |   乐活   |     |    982

在开发了博客创建工具WordPress的Automattic公司,470名员工分布在45个国家,已发展出适合这家公司的工作方式。员工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工作,通过博客和聊天工具Slack、而非邮件交流。他们一年用三到四周时间去参加团队或公司会议。

这种安排不适合那些渴望循规蹈矩的员工,Automattic在一份发送给员工的企业文件中承认,新员工在与世界各地的同事远程合作时可能感觉“很乱”。但员工获得的好处包括休假和在家办公津贴,将办公室工作与在家工作的优点相结合。

然而,灵活、聪明的工作政策远非年轻科技公司的专属。英国克兰菲尔德大学管理学院的工作和组织学教授克莱尔•凯利赫(Clare Kelliher)表示:“人们能够借助科技以不同方式工作,这鼓励一些雇主更具创造性地考虑招聘员工的方式……或许每周工作35至40个小时并非理所当然。”

加拿大电信提供商Telus是一家很早就采取行动的大公司,并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果。该公司人力与文化执行副总裁桑迪•麦金托什(Sandy McIntosh)表示,十年前较年轻的员工提出了“工作方式”倡议,旨在提供灵活的工作方式、节省办公空间以及减少碳排放。

该公司在加拿大的2.7万名员工中,有70%现在是“移动的”——在家、办公室和其他地方工作——或者完全在家工作。

她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变革,”并指出,说服较为年长的高管接受基于成果的管理方式非常有挑战性。“当所有高管真正接受在家工作有利于员工、环境以及削减成本时,我们开始加速推动这种工作方式”。

麦金托什表示,过去6年里,员工敬业度评分从54%飙升至87%。Telus一年节省的房地产成本超过4000万美元,通勤里程下降了近3300万公里,碳排放每年减少了8000吨。

一些人可能嘲笑凯利赫提出的一周工作35个小时的想法,认为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但雇主和政府承认,有些事必须得做。为了解决如今“始终在线”的工作文化带来的数字过载问题,法国政府推出了“离线权”,允许员工在工作时间以外拒接电话和回复邮件。该举措呼吁超过50人的企业与员工协商科技手段的使用,以确保假日、休息和个人时间得到尊重。

在法国之前,德国大公司已采取行动限制工作时间以外的电邮,突显出平衡科技推动的工作革命带来的利弊是多么棘手。

快速的变革为雇主、政策制定者和个人带来机遇,也带来挑战。除了担心工作强度加大以外,人们还担心,机器人兴起可能很快让许多人无所事事。日益老龄化的社会需要找到新的方式来维持更长的职业生涯。然而以临时的、碎片化的工作为特点的“零工经济”(gig economy)既不能给人安全感,也不能提供职业发展。

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呼吁采取行动,并表示,许多大型企业没有及时采取果断行动应对未来挑战。在其调查的全球领先企业的人力资源总监当中,只有53%有合理或高度信心,认为未来的人力资源战略足够应付挑战。

将员工从办公室解放可以节省下房地产费用,这是公司(甚至是在法律等传统行业的公司)尝试转向灵活工作模式的一大理由。但提前推行这种模式的公司还报告了一系列更为广泛的益处,最引人瞩目的是当人们可以选择最适合手头工作的时间和地点的时候,工作效率提高了。

by 英国《金融时报》 艾利森•梅特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