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资20160530】高盛调整员工绩效考核办法

    |     2016年5月30日   |   新知   |     |    1949

本文为转载整理的近日来最新人力资源资讯,旨在为您丰富信息与拓展视野,并不代表本站认同或反对其观点。

1)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新发布:4月份人力资源市场求人倍率回升 多数监测省份企业用工人数增加

从环比看,4月份11省(市)市场供求人数均有所减少,人力资源市场比3月份供求高峰有所回落,而求人倍率为1.12,比上月上升0.03。分省份看,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重庆求职人数降幅高于招聘人数降幅,江西招聘人数增幅高于求职人数增幅,求人倍率上升;河南、陕西招聘人数降幅高于求职人数降幅,广东求职人数增幅高于招聘人数增幅,求人倍率下降;福建招聘和求职降幅基本一致,求人倍率不变。
从同比看,供求人数和求人倍率均有所下降。4月份,11省(市)总登记招聘人数同比减少7.2%,求职人数减少3.7%,求人倍率下降0.04,但供求人数降幅相比一季度有所收窄,下降态势有所缓和。分省份看,江苏、浙江、广东、重庆、上海招聘和求职人数均有所减少;江西、河南、陕西供求人数均有所增加;安徽、福建、山东招聘人数减少、求职人数增加。

2)绩效考核迎来系统变革时代:高盛将调整员工绩效考核办法 停止数字评分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正对该公司约36,500名员工的绩效考核办法进行调整。

从下个月起,这家华尔街银行将不再根据从一到九的员工绩效评估等级对员工进行评分,而是将在今年秋季试行一个在线系统,员工可以通过该系统提出或获得有关个人表现的持续反馈。

大公司一直在反思如何对员工的表现进行追踪和评估。埃森哲(Accenture PLC, ACN)近期取消了年度绩效考核,转而采用经理和员工之间更为频繁的互动反馈,而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 GE)也在一些员工当中试行一个类似的系统。Gap Inc. (GPS)、奥多比系统公司(Adobe Systems Inc., ADBE)和微软(Microsoft Co., MSFT)已取消了数字评分,这些公司的高管称,这种评分办法可能打击员工的士气。

尽管调整幅度不大,但这些变化标志着华尔街典型的强硬、数字驱动型的管理文化正在软化,这是大型银行为增强金融工作对年轻人吸引力而进行的一系列调整中的最新举措。

3)51job、百姓网等4家招聘网站被约谈

上海市网信办正开展招聘网站严重违规失信专项整治活动,已约谈了应届生招聘网、若邻网、51job、百姓网等4家招聘网站。

4)收入倍增,城乡同富,人力工程——东亚三国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日本:“异想天开”计划造就“一亿总中流”】 1960年12月,时任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在内阁会议上决定实施一项名为“国民收入倍增”的新经济计划。池田勇人的智囊、经济学家下村治认为,使用减税和降息的杠杆,抓住技术革新所产生的需求,实现国民收入增加一倍不是梦。从1961年开始,日本政府开始实施这个大胆计划。农业上,通过农地改革提高农产品价格和农业生产效率,增加农民收入;工业方面,出台减税和降息措施,开放外贸,重视中小企业的作用,建立大小企业分工与合作体系,缩小工资差距。在政策扶持下,日本企业加大投资,加快技术革新。此外,日本政府先后三次推行全国综合开发计划,力图实现城乡区域均衡发展。伴随强劲的经济发展势头,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在短短6年内就实现了当初预想,完成倍增;而人均收入的倍增目标也在1967年得以实现。

【韩国:“新村运动”促城乡收入看齐】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在1970年发起的“新村运动”。当时,韩国在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方面取得进展,但农业发展严重失衡。“新村运动”旨在“通过村庄建设项目,开发农民生活伦理,从而加速农村现代化发展”。运动初期,韩国政府出资,无偿提供水泥和钢筋,引导农民参与农村建设,改善生活条件;随后,韩国政府筛选出“样板村”,鼓励和带动全国农民勤劳致富;到后期,农村旧貌换新颜,农民尝到甜头,运动逐渐演变为农民自发主导。

【新加坡:“人才工程”助力实现跨越】上世纪80年代,为实现从中等收入到高收入国家的跨越,新加坡经济开始经历发展转型和调整。与此同时,“人才工程”成为这个“地少人稀”经济体发展转型的核心内容。新加坡政府把教育看作对国民的一种投资,高度重视教育发展和人力资源开发。数据显示,教育经费在新加坡国家年度预算中的比例最低时也有12%,最高时达到35%以上,教育投资仅次于国防。通过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两条途径,新加坡重点培养各种科学家、工程师和专门人才;同时,各式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也得到重视,包括延续教育、特别教育和技能训练等多元化教育形式。

5)仅靠机器人救不了制造业

机器人替代了员工,解决了企业人力成本的问题。人力资源的问题得到缓解解决了工资上涨和用工荒等关联问题。但对于制造业而言还有资金问题。好不容易弄点资金回来,几十人甚至几百人在车间埋头苦干几个月,还不如把资金投放到一线房市或者金融产品上,来得快,来得干脆,来得轻松。